月息3厘

——不仅利息低,而且额度高,下款快!

一封匿名信引发的前海人寿600亿元退保危机

发布日期:2017-05-30 21:05:54  点击量:676   信息来源:

进退两难的万能险

在经历了两天的沉默后,前海人寿终于作出了正面回应——5月17日,在其官网左下角“公司公告”一栏多出了一条回应,和此前一些自动弹出的公告不同,这条回应显得异常低调。首页空白处仅有“回应”两字,没有任何的背景介绍,如果不是有心关注,甚至很难注意到它的存在。

在这份连同标题在内仅有365个字的回应中,前海人寿不断强调“公司经营正常,现金流稳定”,并以数据为证,指出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及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高于监管要求”,并指出“未来一年内公司的流动性指标保持在合理安全的范围”。此外,2016年全年实现净利润40.45亿元,2017年一季度实现净利润13.78亿元,“投资专业能力持续稳健提升”。

在这份回应中,还透露出公司正在坚持全面转型,深耕传统保险,大力发展风险保障型和长期储蓄型保险产品,持续为服务实体经济做出应有贡献。

此时,距离保监会下发监管函停止前海人寿开展万能险新业务,已过去了近半年。

一封匿名信

从目前被报道出来的信息,可以梳理出遭泄露的5个保监系统内部文件分别是:1月3日,深圳保监局发给保监会人身保险监管部的《深圳保监局关于前海人寿万能险业务相关问题整改情况的核查报告》;3月6日,前海人寿发送给保监会的《关于前海人寿流动性情况及请求支持事项的报告》;3月16日,深圳保监局发给保监会人身保险监管部的《深圳保监局关于前海人寿深分风险情况的报告》;4月23日,前海人寿发给保监会的《关于请求支持前海人寿正常经营及相关事项请示的报告》; 5月2日,深圳保监局发给保监会的《深圳保监局建议关注前海人寿现金流风险》。

此外,还有两份文件是《前海人寿2017年一季度现金流量表》和《前海人寿保险资金运用与收益情况表》。

接到记者的核实电话,宝能集团公关经理胡娟才知道有这样一个匿名邮件存在。

“显然是有人要搞我们!”两天后,她对《中国新闻周刊》肯定地说。

此时,距离万科股东大会还有一个多月时间。今年3月,万科管理层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暂未能拿出成熟的换届方案,且无换届时间表。业界普遍认为,董事会未能如期换届,是因宝能、深圳地铁、恒大及万科管理层各方的力量尚在博弈中。

如今,随着华润的退出,深圳地铁的进入,持续一年半之久的万科股权之争暂告一段落,已经超期“服役”的万科管理层极有可能在这次股东大会中换届。而在这个时点爆出第一大股东宝能系旗下前海人寿的现金流问题,或许会扭转目前四方割据的局势。

对此,胡娟表示,万科目前还没有换届的意思,前海人寿也没有接到万科股东大会的召集函,按照提前45天召集的惯例,这次股东大会最早也得到7月才能召开。

是谁在背后搞鬼?胡娟并没有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出她的猜测。5月15日,她刚接到电话的时候,甚至有些发蒙,从一些媒体“无图无真相”的描述中,她无法判断文件的真实性,但隐约感到是来自监管层的文件遭到泄露。

“如果是这样,我无法判断文件是否真实,也轮不到我们来判断。”她没有给对方肯定的答复,但是凭借对事件可能造成后果的预估,她恳求对方暂时不要报道这个未经核实的消息。

放下电话后,胡娟将此事迅速报告给公司,公司很快向监管层作了汇报。在此过程中,她又接到了无数个核实电话,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整整两天两夜,她和公关部的同事们都在忙于应付一拨又一拨的记者,但这仅仅是个开始。

在目前部分媒体报出的邮件内容中,有两个文件尤其引人关注。在《深圳保监局建议关注前海人寿现金流风险》中,深圳保监局直言“前海人寿经营状况堪忧”。报告引用数据称,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前海人寿总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135.33亿元,同比减少69.74%。总退保金额188.48亿元,同比增长145.97%,退保率9.13%,远高于5.04%的全国平均水平,而且还有进一步快速增长势头。

“如果前海人寿业务持续低迷,大幅净现金流出状况得不到改善,相关资产又无法及时变现,则可能面临严重的流动性风险。”报告建议加强对前海人寿现金流监测和压力测试,做好舆情引导、监测和处置工作。

而在《关于请求支持前海人寿正常经营及相关事项请示的报告》中,前海人寿表示,目前公司业务结构调整进展顺利,万能险账户分拆工作已完成并验收完毕,2017年公司预计将有600亿元的退保金额。为避免引发客户群体事件,区域性和系统性风险,从而对行业造成更大伤害和影响,恳请保监会能够尽快在一定销售额度范围内恢复公司万能险销售业务。

此外,报告还提到,目前公司已近半年没有新的保险产品销售,严重影响了原有销售渠道的合作关系、新增保费收入和现金流水平,请求尽快恢复新产品的申报。

一时间,“600亿元退保”迅速引爆舆论热点,对于前海人寿现金流的担忧,或即将为这家公司带来新的危机——“如果不明真相的保户听信传言,集中退保,就相当于银行的挤兑,那么我们公司就真的完了!”胡娟担忧地说,在她看来,公司目前本来不存在问题,但因为有心人的操作和引导,引发系统性风险,那就“太冤枉了”。但她又坚称,公司不可能出来回应此事,毕竟涉及监管,只能由监管部门出来回应,前海人寿“不方便去核实,也不方便在内部询问”。

然而,《中国新闻周刊》就这一系列文件的真伪向保监会保险消费者权益保护局有关负责人求证时,对方不置可否,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胡娟表示,这件事情对公司造成了很大困扰,已经陆陆续续有保户到公司询问,市场部的同事只能做好安抚工作。“没有任何一家保险公司能打包票说自己一定没有风险。”

然而,几个小时之后,前海人寿还是悄悄发布了回应。随后,5月19日,广东保监局也作出了回应称,目前前海人寿广东分公司业务结构调整有序进行,公司经营管理正常,现金流稳定,退保给付风险总体可控。

制图|叶雪鸣

处罚之后

2016年以来,保监会密集出台了规范中短存续期产品、完善人身保险产品精算制度、强化人身保险产品监管等多项规定,对万能险的规模、账户管理、保障水平、结算利率等进行了完善和规范。针对互联网保险领域万能险产品存在销售误导、结算利率恶性竞争等问题,先后叫停了前海人寿、恒大人寿等6家公司的互联网渠道保险业务。

同年5月?8月,保监会组织7个保监局对万能险业务量较大,特别是中短存续期产品占比较高的前海人寿、恒大人寿等9家公司开展了万能险专项检查,并对发现问题的公司下发了监管函,责令公司进行整改。

“当时给的最后期限是12月30日,到时如果整改不到位,将会停止新的万能险业务。我们接到通知后立刻开始了整改,提前一个月就将整改报告交上去了。”胡娟介绍说。

然而,这份整改报告在监管层看来并不合格。“经审核发现,你公司万能账户仍未按监管要求进行单独管理,整改工作不到位。”

尽管还没有到达规定期限,但保监会并没有给前海人寿重新整改再次提交报告的机会。12月5日,保监会下发监管函,针对万能险业务经营存在问题,并且整改不到位的前海人寿采取停止开展万能险新业务的监管措施;同时,针对前海人寿产品开发管理中存在的问题,责令公司进行整改,并在三个月内禁止申报新的产品。

这对于号称“万能险”占公司业务80%的前海人寿而言,无异于灭顶之灾。作为一家成立才5年的中小型保险公司,前海人寿能迅速异军突起,万能险可谓功不可没。就在前海人寿成立的第二年,保费规模便突破百亿元大关,达到143.1亿元,并在随后两年保持了100%的增幅。到2015年,仅3年时间,前海人寿保费便轻松突破500亿元大关,达到779亿元,而走到这一步,老牌保险公司中国平安用了16年。到了2016年,前海人寿保费规模突破千亿大关,达到1003亿元。

“当时为了生存,迅速做大规模方向,我们在业务上侧重万能险,规模上来了以后,早就主动转型了。”胡娟进一步解释说,从2015年开始,前海人寿已经意识到不能完全依靠万能险,还是得做价值型的产品,因此内部早就转型了,只是转型还需要一个过程。

2017年2月24日,保监会再次下发监管函,针对前海人寿就2015年11月增资活动提交的相关报告中存在的编制提供虚假资料的行为,以及违规运用保险资金的行为,对前海人寿分别处以50万元和30万元罚款,并给予姚振华撤销任职资格并禁止进入保险业10年的处罚,对相关责任人也进行了警告并罚款。

这使得前海人寿新业务的申报开展变得遥遥无期,来自监管层的重拳,也让这个此前在资本市场肆无忌惮的保险企业尝到了苦头。3月13日,前海人寿发布公告,姚振华已经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由副董事长张金顺暂代履行董事长职责。

“万能险本身没有问题,但险企拿这个产品的资金去证券市场投资,而且还不是单纯地做财务投资,而是希望成为控股人,对企业的管理层进行调整干涉,这才是监管层最担心的。”南开大学金融学院保险系教授朱铭来说,“更敏感的问题就是,一些国企不能通过这种方式变更管理权控制权。”

或许也正因为如此,在对前海人寿作出停止开展万能险新业务的处罚之后, 2016年12月 28日,保监会又对整改不到位的华夏人寿、东吴人寿等2家公司采取暂停互联网保险业务、三个月内禁止申报产品的监管措施。

2017年2月25日,保监会再次下发监管函,就恒大人寿股票投资等方面存在的违规行为,依法给予该公司限制股票投资一年、两名责任人分别行业禁入5年和3年的行政处罚决定。此外,还对该公司采取下调权益类资产投资比例上限至20%、责令撤换另两名相关责任人、责令就有关问题进行整改等3项监管措施。

然而,保监会针对万能险的监管并未止步于这9家公司。针对新的万能险产品备案中发现的问题,今年3月3日和5月4日,保监会分别下发监管函,对复星保德信人寿和安邦人寿两家公司施以3个月禁止申报新产品的监管措施。

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强,万能险业务在中国似乎面临着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3月13日,前海人寿发布公告,姚振华已经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由副董事长张金顺暂代履行董事长职责。持续了一年多的宝能万科之争至此划上句话。

倒逼转型

万能险是国际保险市场公认的产品,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风险保费,即针对风险保障的开支,另一部分是个人账户,即纯粹的理财业务。

实际上,在美国,万能险产品是对完善的保险体系的一个有益补充。在美国读博士时,朱铭来曾关注过包括万能险在内的寿险产品。据他介绍,一般来说,寿险产品为保户提供了十年、二十年的长期保障,但保费不能更改,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家庭成员年龄结构不同,每个年龄段保障水平不一样,而万能险的保费金额可以调整,更适应家庭保障的需要。

但万能险引入中国后,做了相应调整,保障功能被砍掉了,更多地是以储蓄为目的做中短期业务,成为了一款理财产品。

“在推广中,大家都拿万能险的高收益来吸引客户,将其作为快速,高收益的金融产品来销售,很少将其和保障联系在一起,这就可能和市场环境造成对应摩擦。”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教授郝寅苏向《中国新闻周刊》进一步解释道,因为万能险形成的庞大现金流一定要找个出处,所以当整个经济环境走低的状态下,很可能出现利差倒挂,从而使保险业面临灾难性危机。

在郝寅苏看来,万能险之所以在中国迅速发展,监管层最初的放任难辞其咎。早在2004年,郝寅苏就曾提出过“保险泡沫论”的观点,当时为了迅速增加保费,中国推出了大量万能险和投连险这样的理财型保险产品,“连基本保障都没有充足到位的情况下,就快速推出理财保险产品,相当于温饱都没有解决,就奢谈营养搭配。虽然保费增加了,数字好看了,政绩也有了,但基础都是空的,怎能不出现泡沫?”郝寅苏说。

迅速扩张下,万能险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也逐渐显露出来,特别是从2015年开始,险资进入资本市场后,以野蛮人姿态频频举牌上市企业,将资本市场搅得波涛汹涌,监管层开始强调“保险业姓保,保监会姓监”,加强了对万能险的监管。“亡羊补牢没错,但板子不应该全打到保险公司身上。”郝寅苏说。

朱铭来则是代表了一部分严格监管派的观点,认为目前的保险市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监管过于宽松,尽管现在采取了急刹车的做法,甚至被人诟病矫枉过正,但在他看来,保险行业只有通过这种方式调整,才能真正进入到保障功能中去。

近期,各保险公司按照“偿二代”监管要求,纷纷公布了2017年第一季度的偿付能力报告。从被监管层处罚的几家公司来看,华夏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86.72%和120.19%,保险业务收入为437.55亿元,是上季度的5倍多,但净利润减少了一半。

东吴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都是339.40%,大大高于100%的标准。但保险业务收入为15.97亿元,还不到上季度的一半,亏损7759.6万元。

恒大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04.65%和108.25%,保险业务收入为112.99亿元,是上季度的12倍以上。净利润3.15亿元,不到上季度的一半。

前海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60.52%及121.04%,保险业务收入为134.84亿元,比上季度减少近90亿元,净利润13.78亿元,仅为上季度的1/3。

通过梳理比较可以发现,除东吴人寿以外,其余3家受罚险企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均刚过标准,但所有险企的利润都有大幅下降,东吴人寿和前海人寿的保险业务收入也有大幅减少。

“从目前来看,偿付能力还是可控的,暂时不会发生大的系统性风险。”朱铭来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近期内,可能几家公司由于大量业务流失,偿付能力指标充足率也大幅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两种出路,要么增资扩股,要么业务缩水,对于这些公司来说,暂时不会出现严重财务危机风险。真正麻烦的是以后,万能险产品停了,老客户走了,新客户又接不上,保费只出不进,可能真会出现现金流的问题,因此必须加大新产品的研发。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真发生流动性风险,按照《保险法》,保险公司不会破产,而是由政府接管,动用保险保障基金,保证保户的利益不会受损。”朱铭来认为,从目前寿险市场结构来看,排在前10位的公司,基本都是很稳健的,部分中小公司做激进型产品,经不起风浪,已经进入亏损状态,反而应该借这次机会进行资产重组,收购兼并,重新洗牌。

郝寅苏也对目前的偿付能力表示乐观,在他看来,商人投资保险公司的目的当然是追求利益最大化,这本身没有问题。目前万能险为主的公司,都是成立时间不长的中小型民营险企,不会影响大局。而且,每一个状态都在监管部门监控之下,如果万能险比重过高,监管部门有责任进行协调。

尽管监管层对万能险频频出手,但在一些专家看来,万能险或许短期内会受到一定遏制,但长期来看,万能险不会退出中国市场。

“可能短期内不能叫万能险这个名称了,毕竟名声不太好了嘛!”朱铭来笑道,“未来要发展,必须对产品重新调整,提高保障比例,不能低于30%?40%。”

从保监会保险产品备案登记情况来看,一些新的万能险产品依然在申报备案中。而从政府和监管层面,对万能险也并不排斥,此前不久,财政部、税务总局、保监会联合发布通知,自今年7月1日起,将个人税优健康险试点政策推广全国范围实施。

个人税优健康险就是万能险,包含医保和个人账户积累两项责任,这本意为让税与民的政策,却因为是以万能险形式投保,反而削弱了保障功能,增加了民众理财账户的支出成本,这也是之前在试点阶段叫好不叫座的原因。”郝寅苏认为,这也印证了监管层对万能险的态度,并非要一棍子打死,万能险依然有生存的空间。

但对于保险企业来说,郝寅苏认为近期还是要做好转型,因势利导,增加保障型产品的比重。“现在风浪太大,为什么还要下海?”他反问道。★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贺斌

本文首发于2017年5月29日总第805期《中国新闻周刊》



Powered by YXcms 2012-2014 yxms.net Inc.